欢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词,好句,好文。

笑忘书的散文

短篇散文

笑忘书的散文

更新时间:2019-11-08 21:23 手机版

笑忘书的散文

  茫茫戈壁一望无际,和南方的翠绿比起来,却也是另一种颜色。

  我们开着地质队越野车已经在隔壁上行驶了四个小时,我叫秦玉,和同在地质队的宋健一起送一批样本回县里做分析。

  我们地质队到这里的时间不长,比起以往的大山深处,这里的一望无际,突然好像让人的心一下子也宽敞了不少。

  宋健的话不多,一路只是专注的开着车,也没有多余的话,反而我乐得清闲,已经在车上醒了睡睡了醒,好几个轮回了。

  宋健看到我睡着了,就把车后座的衣服给我盖在了身上,所以我才觉得睡的时候暖暖的,虽然颠簸,但我还是睡的很沉。

  宋健看到我醒了,打趣的说道,看你小女子,呼噜声还不小,哈哈。

 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直接把衣服盖到了头上,已经说不上话了。

  看我半天没说话,宋健又连忙说,这有什么难为情的,这么苦,也难为你们这些知识分子……

  我偷偷的把衣服拿下来,小声的说道,能停一停车吗?我想方便一下。

  “嚓”一个急刹车,去吧,那个大石头后面,别乱跑,我也下车抽支烟。

  又晃晃悠悠走了不知道多久,车又停了。到了检测站的门口。

  宋健没有进去,看着我下车,你去检测,我去转悠一圈,一会回来找你。

  来了四个月的工作,枯燥乏味,每隔几天都是穿梭在地质队和检测站的路上,宋健还是照例的送我到站里,自己去转悠了,我在下车整理东西的时候,隔着车窗,突然觉得宋健黑了好多,而且胡子也很留了起来。他对着我笑笑,把车子开走了。

  往回走的路上,有一些不寻常,我闻到了浓重的酒气。

  我怯生生说:喝了酒,你还能开车?太危险了。

  我不开,难道你来开吗?

  我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:那就我来开。

  “哈哈,你还真是胆子大了。没事,我有分寸……”

  就这样顺顺利利的回到了地质队,一路上他都开的很稳。

  第二天,宋健生病高烧,整整在地质队躺了两天。

  打那之后,他就开始教我开车了,戈壁的人很少,所以他也放心的让我开,自己在副驾驶上睡了起来,但是他也有原则,只要到了县城的边上,他就会换下我。

  不到一个月,我的开车技术已经很娴熟了。

  只是,宋健在这一个月的时间,每次去送样品都会喝酒,好像变了一个人。

  长期的喝酒,胃受到刺激,再一次送样的途中,宋健疼的头上汗珠不住掉下来,突然的一脚刹车,我看见驾驶座位上的宋健,已经缩成一团。

  “秦玉,你来开。”宋健低沉的说道。

  我赶紧扶着宋健去到后排,第一次开的飞快,去了县里的医院。

  “急性胃穿孔,这段时间只能喝粥了。”医生说道。

  两个星期的时间,我除了每天的送样品就是去医院给宋健送粥。

  出院的那天,我不知道,哪来的勇气,拉住宋健:走,我们再去喝酒去。

  其实我是想问问宋健,到底是什么原因,怎么突然就开始喝的这么凶。

  宋健愣了一下,突然说道:问得够婉转的,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关系,我离婚了……

  说完就走了出去,坐到了驾驶座上。我走过去,拉开驾驶座的门说道:我来开吧。

  于是,宋健也没有争,看着我开车的架势,不住的笑。

  我问他笑什么。他说到:你开车的经历和我一样,都是被逼着学出来的,我当年是战友受伤,需要送医院,我是凭着战友开车的样子,硬着头皮开起来的。

  从那之后,我又给宋健做了半个月的粥,他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。

  有一天,我开着车,我问他:离婚真的那么难受?

  宋健没有看我,把头看着戈壁,说道:感情的事情我说不清楚,我们相爱了7年,在我们之间发生的好多事情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每一件都是回忆,都会让我觉得幸福。突然的离婚,让我觉得心上好像有个洞,再也不完整了,心里空空的。好多事情,你没有经历,你不会有体会,等你经历,就会知道有多难受。

  后来,我父母在上海给我安排好了工作,匆匆的我就收拾了行囊,登上了去往上海的列车,临走的那天,好几个队员都来送我,但是我没有看到宋健,我问队友,宋健没有来吗?队友说一大早就不见了,不知道去了哪里?又有人说道,大概病好了,又去喝酒了吧。

  火车开动了,去往上海我有说不出的紧张,我还是着急的望着窗外,直到火车开走我也没有看到宋健,突然感觉心里满满的委屈,我照顾了他那么久,最后都不说送一送我,想着想着,我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。

  火车还在开动着,我一夜没有睡,我突然想到了宋健的话:等你经历了,就会知道有多难受了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难受,但是那种难受我真实的感受到了。

  到了上海,工作也稳定了,我抽空给宋健打了个电话,说了没有两句,我就又不争气的眼泪往下掉,宋健焦急的问我怎么了?我什么也没有说,就把电话挂断了。

  五天之后,我在我住的楼下,惊讶的见到了宋健。一把上去抱住了他。

  他问我:为什么哭着电话挂断了?

  我却反问他:我走那天,你为什么没有来送我?

  宋健说:我难受了一回,真的很疼,那是第二回,我怕我撑不下来,就去喝酒了。你呢?

  我挂电话,是因为,我感受到了那种疼……

  宋健在第二天早晨,买好了早点,就消失了,给我留了一封信。他又回到了戈壁,我也继续着我的生活。我给他邮寄了一些解酒和养胃的药,这个家伙却给我邮寄了两瓶酒。

  之后,我又跟他通了电话,他说:我的胃又疼了。

  那一刻,我挂了电话,风也似的去往了火车站,忐忑的到了地质队,我找遍了地质队,宋健已经不在了。问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  我在地质队等了五天,宋健还是没有回来。那一刻,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,买了火车票,回到了上海。

  在我住的楼下,我惊奇的看到,宋健。我飞奔过去,眼泪又掉了下来,宋健问我哭什么?我说是高兴的。

  我看见宋健的眼睛也红红的,我说你又哭什么?他说,我害怕再也找不到你了。你跑哪去了?

  我说,我在地质队等了你五天’

  宋健把我抱的更紧了。

  后记:

  后来我在给宋健洗衣服的时候,找到了一封写给我的情书,看完以后我感动的要哭,也许他就是上天给我的礼物,一份莫大的幸福。

  后来,他的胡子又长了,这次是我亲自给他剃的。